爆笑酒吧移动版

爆笑酒吧 > 搞笑文字 > 搞笑故事 >

搞笑打油诗:打油诗的由来,打油诗中的别样情趣!

中唐时代,有一年冬天,一位大官去祭奠宗祠,见大殿墙壁上写了这样一首诗:
 
六出九天雪飘飘,恰似玉女下琼瑶。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锹的使锹。
 

大官读罢,顿时大怒,下令缉拿作诗人。左右将其平日喜作这类诗的张打油抓了来。
 
为了证实该诗是否张打油所作,大官未急于治罪,而是令张再作诗一首。那时安禄山兵困南阳郡,张于是便以此为题,脱口吟道:
 
百万贼兵困南阳,也无援救也无粮。有朝一日城破了,哭爹的哭爹,哭娘的哭娘。
 

两首诗如出一辙,大家听了,哄堂大笑起来,连这位大官也被惹笑了,终于破例饶了张打油。张打油从此远近闻名。
 
后来人们常把这类以俚语俗句入诗,不求平仄对仗的诗作,称为打油诗。
 
 
后人写打油诗也都幽默谐谑令人发笑。且常于谐趣里注进嘲讽意味,平添一股“辣”味。有一首描写吹牛者的诗,是这样写的:
 
天下文章数三江,三江文章数敝乡。敝乡文章数舍弟,舍弟要我改文章。
 
用修辞上顶真法,寥寥几笔,就将这位吹牛者的狂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
 
 
抗日战争时期,某报考川大的学生,做不出几何题,在试卷上写打油诗一首:
 
人生在世能几何?何必苦苦学几何?学了几何值几何?不学几何又几何?
 
阅卷先生看了,在考卷上批评道:“该生几何既差,且意志消沉,殊不足取。然打油诗尚有巧思,建议姑给五分。”
 
当时考试规定,一科得零分,即不得录取。有了五分,可与它科分数平均,该生竟因此得进川大。
 
 
郭沫若在参加阿英同志的追悼会后,吟有这样一首打油诗:
 
你是“臭老九”,我是“臭老九”。两个“臭老九”,天长又地久。
 
藏讽于趣,极抒悲愤之情怀。(雷克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