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酒吧移动版

爆笑酒吧 > 奇闻异事 > 奇趣生物 >

马岛蟑螂的绝招:蛋蛋增长术

马岛蟑螂在英文中被称作马岛「嘶嘶」蟑螂(Madagascar hissing cockroaches),正因为马岛蟑螂彼此会发出嘶嘶声来沟通,例如在打架的时候会

马岛蟑螂在英文中被称作马岛「嘶嘶」蟑螂(Madagascar hissing cockroaches),正因为马岛蟑螂彼此会发出嘶嘶声来沟通,例如在打架的时候会发出气势汹汹的叫声,在求偶的时候则是又长又缓的低鸣呢。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较大的睪丸通常出现在那些雌性会多次交配的物种身上。对雄性而言,制造比较多的精子除了可以提高受精成功率之外,还可以与更多雌性交配。 PHOTOGRAPH BY S

较大的睪丸通常出现在那些雌性会多次交配的物种身上。对雄性而言,制造比较多的精子除了可以提高受精成功率之外,还可以与更多雌性交配。 PHOTOGRAPH BY STEVE HAMBLIN, ALAMY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Erika Engelhaupt 编译:曾柏谚):挑衅还是挑逗?马岛蟑螂的生殖策略抉择。

【编按:马岛蟑螂也称马达加斯加蟑螂,体长大约5到9公分,在国内是常见的宠物蟑螂;不同于多数昆虫是由摩擦、敲击、震动外骨骼,或者经由鼓膜(Tymbal,也称鸣膜)来制造声音,马岛蟑螂会藉由将空气挤出气门(Spiracle,昆虫呼吸系统对体外的开口)发出声响】

「打不死的小强」常用来描写蟑螂坚强的生命力,不过现在蟑螂又多了一项令人称羡 (?)的技能──可以长出更大的蛋蛋!最新的研究显示,不同种的马岛蟑螂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生殖竞争策略,一种是成为拥有大角 (horns)的斗士,另一种则是成为拥有大睪丸 (testes)的爱侣。

【编按:本篇介绍的论文中,作者讨论了马岛蟑螂族(Gromphadorhini)其中的两种马岛蟑螂(Gromphadorhina oblongonota 和Aeluropoda insignis)的生殖策略;文中的角指的是前胸背板上的隆起(pronotal process、pronotal horn);族(tribe)是介于科(family)与属(gunus)之间的分类层级,在马岛蟑螂族下一共有六个属(Aeluropoda、Ateloblatta、 Elliptorhina、Gromphadorhina、Leozehntnera 、Princisia)】

在英文中,马岛蟑螂被称作马岛嘶嘶蟑螂 (Madagascar hissing cockroaches)的确名符其实。诺丁汉大学的生物学家凯特·杜兰(Kate Durrant)说道:「当马岛蟑螂被吓到的时候,会发出短促的嘶嘶声,战斗的时候则气势汹汹的,而雄性在求偶的时候则与前面两种叫声截然不同,对待雌性可是又长又缓的低鸣呢!」

即使有着性感的歌喉,雄马岛蟑螂在此之前可要先大打一架,争取对雌性唱情歌的机会。他们捶打彼此的尾端,还用头部后方隆起的角相互角力。

杜兰描述道:「在一阵爬来爬去、对峙之后,他们会彼此试图把对方翻过来,输家会乖乖退下,而通常胜利者能赢得与雌性交配的机会,此时雄马岛蟑螂就会从气呼呼地咆哮转换成温柔的情歌啦。」

杜兰与同事苏菲·莫斯(Sophie Mowles)注意到在不同种的马岛蟑螂之间,有一种的角比另一种大很多,因此猜想也许不同种的马岛蟑螂有不同的求偶策略?

杜兰说:「我们比较了两者的侵略性,拥有比较大的角的一方的确有较高的侵略性;但是角小的一方呢,蛋蛋却相对大上许多。」

还不止如此呢,如此「角与蛋蛋的选择」不仅出现在不同种马岛蟑螂之间,甚至对同一种马岛蟑螂而言,虽然不是有意识地去选择,不过不同个体间的确也有相同的「投资选择」情况。

杜兰解释:「缺乏『重兵器』的马岛蟑螂,显然将生长资源投资在更大的睪丸上面,借以制作更多的精子。碍于生长资源有限,像这样子针对不同部分做出能量分配的情况,我们称之为取舍或权衡(trade-off),例如当马岛蟑螂将资源投资在角上,就能在战斗中拥有更高的获胜机率;投资在睪丸上生产更多的精子,则能在交配时有较高的授精成功率,但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但是,雄马岛蟑螂又是怎么「知道」将能量投资到蛋蛋上,得以弥补小角的弱势呢?杜兰提到:「有些昆虫在变成成虫前的最后一次蜕皮时,可以借此改变身体某些部位的比例,所以能凭据着到目前为止所经历过的资讯,决定了要将生长资源投资到不同部位。」举例而言,科学家发现粪金龟幼虫的眼睛比例大过成虫很多,显然在最后一次蜕皮的时候,生长资源被挪去发育角了。

虽说马岛蟑螂的蛋蛋在尺寸上有调整空间,但是比起其他物种来还是差得远啦!德比大学的克里姆·维赫(Karim Vahed)说明:「帝王阳隧足(Ophiocoma alexandri)拥有世界上最大比例的蛋蛋,由于它们需要将精子排入水中,让精子自行漂浮寻找到雌性,因此需要非常大量的精子才有机会在茫茫大海中找到雌性​​,当然蛋蛋也是超乎想像的大,整整占了身体的四成重量呢。」

【编按:阳隧足又称蛇尾,由于O. alexandri的种小名意思为「亚历山大」,在水族市场上有同样种小名的为阿氏冠鲶(Lophiosilurus alexandri ),又名帝王鲸,故引「帝王」作为此种阳隧足的中文名。 】

不过先前维赫研究过一种螽斯 (Platycleis affinis),其蛋蛋占了身体11%,或许我们仍然可以将它视为陆地上的蛋蛋尺寸纪录保持者。

维赫再补充道:「较大的睪丸通常出现在那些雌性会多次交配的物种身上。对雄性而言,制造比较多的精子除了可以提高受精成功率之外,还可以与更多雌性交配。何况马岛蟑螂不是唯一一种会取舍蛋蛋与角大小的。在某些粪金龟里,拥有比较大角的雄性的睪丸就相对小了许多,个子比较小的「鲁蛇」则具备相对大一些的蛋蛋,似乎以此作为替代繁殖策略。不同于那些拥有傲人兵器的「温拿」粪金龟直球对决来守卫自己的巢穴与雌性,鲁蛇粪金龟会偷偷趁温拿粪金龟不注意的时候溜进去洞穴中与雌性交配呢! 」

【编按:鲁蛇(loser)与温拿(winner)源于音译谐音,为网路流行用语,常以有无伴侣作为判别标准之一】

维赫最后说到:「不过并不是所有动物都有能力做到「角与睪丸」这样模式的取舍,例如像是有蹄动物中的鹿、牛或者羚羊,它们的角与睪丸就没有任何关联。 」人类也没这方面的权衡取舍,除非有人想用类固醇啦!不过有时事情发展未必尽如人意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