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酒吧移动版

爆笑酒吧 > 奇闻异事 > 自然奇观 >

驴头狼的前世今生:驴头狼的真实图片,以及与沙犷的关系!

驴头狼,体长超1米 头部像驴 身子象狼

  驴头狼顾名思义就是长着驴头的狼,但是体型却比狼大很多,具体和驴子差不多大。它是大型野生动物,叫声也像驴,像狼一样狡猾,凶残,驴头狼身躯一般比较高大,最大的相当于马、驴、牛,行动敏捷,行走如飞。在有水源的深山密林中,这是一种肉食动物,找不到食物时就伤害牲畜,甚至吃人。

  驴头狼曾在神农架、大巴山、鄂西北都有活动,60年代神农架林区的老人大都见过。也有河南省鲁山县网友称60年代在石人山见过这种猛兽,哪里的人土话叫做马儿头,能把牛抓走吃了,体型比狼和豹子都大。

  沙犷

驴头狼,体长超1米 头部像驴 身子象狼

  那么它到底是种什么生物呢?有不少生物学定认为驴头狼其实就是史前动物沙犷,主要生活在距今450万至700万年的欧洲、亚洲以及非洲大陆上。

  据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生物系钱国桢教授和刘民壮教授调查:这种动物体长1米到2米,高1米多;头部像驴,身子象狼,尾巴细长;皮毛灰白色或麻色,叫声似驴子,常袭击家畜,有袭击人的纪录;足迹似狗或狼,但要大一倍左右。

  刘教授分析:"这种怪兽既不是驴,也不是狼,更不是两者的杂交种,在现代动物分类学上没有它的位置。不过,在距今约600万年前,在马科动物进化过程中,原始马有个近亲叫沙犷,属爪蹄兽类。这类野兽曾经成功地在华夏大地上穿行了二百万年以上,被认为在距今三百万年前灭绝。传说中的驴头狼,形态与爪蹄兽类较相似,是不是爪蹄兽类的残遗种类,现还不得而知。

驴头狼,体长超1米 头部像驴 身子象狼

  在我国亚洲、欧洲及非洲一些国家都曾发现过沙犷的化石。这种动物的头部和身体有些像驴过去看到它化石的生物学家们一直很困惑:如果说它是与驴类相似的动物,那它长这么锋利的爪子做什么用呢?它到底是食肉动物还是像驴子一样的素食动物?从目击者的描述和脚印来看,"驴头狼"应该就是"沙犷"。

  早在1977年,由中国科学院,中共湖北省委、武汉军区等单位联合组织的鄂西北奇异动物科学考察队来神衣架考察时,曾获得过驴头狼奇异动物活动的大量信息。担任考察队顾问的著名生物学家、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生物系钱国桢教授和刘民壮副教授等专家,对当地许多群众提供的驴头狼信息很重视,并进行了调查。

  神出鬼没的怪兽

驴头狼,体长超1米 头部像驴 身子象狼

  大九湖坪阡分场医生刘国钧、职工刘成权和成部高,大九湖一队蔡玉林、五队吴光照等人都对钱国桢、刘民壮等专家说:大九湖一带经常出现驴头狼,它体长一二米,身高1米多,头部像驴,身子像狼,头宽30—50厘米,嘴巴宽20厘米左右,耳朵大而长,尾巴细长有刷子,后腿毛长,皮毛灰白色或麻色,叫声像驴子,爱吃肉,偶尔也吃人。

  吴光照等人于1977年6月1日向刘民壮等专家报告:“前天(5月30日)这里发现两只驴头狼,就在那边桥底下抢猪吃,根本不怕人,三四个人去赶也不跑。昨晚,我们还听到驴头狼呜呜的吼叫,像吹笛一样响亮。它们有小马般大,身体麻黄色,尾巴像豺狗,腿有5爪。”

  1978年,神衣架长坊乡有两只驴头狼偷农民的猪吃,从直谷梁,二到中岭,共吃掉四五十头猪,两只驴头狼毛色不同,一只黄黄的,一只麻色毛,可能是一雄一雌。它们胆大力壮,一步能跳过河,跑到路上睡觉。长坊乡政府干部胡中梁朝驴头狼打了一枪,才把它们赶走。

  1982年8月,神衣架林区田家山乡党委书记李学金的弟弟李学银,在当地草坪垭发现了一只驴头狼,它不怕人,就坐在树林里。李学银端起步枪悄悄瞄准,一枪击中了驴头狼的脑袋,把它打死了。当时目击者有四五十人。这只驴头狼长约两米、高1.5米以上,重近100千克,比普通狼重一倍以上。4腿细长,尾巴又粗又长,除了腹部有少量白毛外,全身是灰毛,它的头部跟毛驴一样,而身子又眼大灰狼一样,就像一只大灰狼被截去狼头之后换上了驴头。可惜,这只驴头狼被大家吃掉了,没留下标本。

  1984年7月,田家山乡红河村附近山林里有两只驴头狼伤害人畜,当地群众立即向乡武装部报告,要求乡武装部长带枪前去打,为民除害。否则,人心惶惶,农民不敢上山劳动,学生不敢上学。等乡武装部长带枪前往,驴头狼已逃之天天。

  网友讲述的驴头狼

驴头狼,体长超1米 头部像驴 身子象狼

  我的家乡地处大别山地区,风景优美、资源丰富,野生动物繁多,但却因交通非常不便利,致使我们那里数代人受穷。我家坐落在山下三里地左右的地方,可利用的耕地不多,但又比在山下的那些村子要好些。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一是贫穷和饥饿一直伴随着我,二是时常与各种野兽遭遇。

  最常见的要属群狼和狐狸了,每日清晨去上学的时候都会与狼群相遇;而在每个雨后的日子里是狐狸频繁出现的时候;偶尔野猪也会光顾村子里;这些野兽我们并不惧怕,我们最惧怕的动物要属驴头狼了,这种狼与普通的群狼不一样,一般都是单独行动,而且是在深夜时分下山寻找猎物,以家养的牛羊为目标,所以不常见,但有时寻觅不到猎物它会推迟上山的时间,所以偶尔还是会碰到的。

  我此生与驴头狼近距离、正面遭遇过三次。

驴头狼,体长超1米 头部像驴 身子象狼

  第一次是在我读小学三年级的一个冬天,我和村里几个大孩子一起去上学,因为要赶到距离村子几里地以外的学校去,走的时候天还未全亮。当我们手牵着手走进那片黄榨林的时候,我们相互都能感觉到各自的手一紧,因为这种地方时常会有野兽出没。我们十几双眼睛都在巡视着稀疏的林子,我们手拉着手快步向前迈着。

  突然前排的一个大孩子站住了,把几个想继续前行的孩子生拉回原地,在后面的我们几个小一点的孩子也立即停下脚步。所有人都静止在地面上一动不动,我几乎听到了大家的心跳声。我从缝隙中看到前面那头挡住我们去路的动物:大小和家养的驴子相近,耳朵和驴子也相近无几,面部轮廓和普通的狼差不多,可要比平时常见的群狼大很多,两只眼睛放着火一样的光。这可能就是大人们常说的驴头狼吧!那头狼也僵持在原地没有再动,我们就这样僵持着,都不敢先行一步。

  我感觉到自己和我左右两边孩子的手心里都是汗。天边渐渐发白,地面上的白霜在发着晶莹的光芒,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头狼转了一下头,然后慢慢转过身子向旁边的一丛林木走了过去,当走过几丛树后突然加快了速度跑了起来,身子掠过林木的声音在清晨里非常刺耳。我们十几个孩子这才松了口气。

  后来我们每次经过那片丛林都会很紧张,我们结伴上学的队伍越来越大了,谁都不敢擅自一个人通过那里。那是我们上学的必经之路,否则我们无论如何是不肯也不敢再走那里的。

  第二次与驴头狼遭遇是在我九岁那年的初秋。那天是个周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姐姐和我各自挎着个竹篮到山上采蘑菇去。初秋季节,黄榨树的叶子才刚泛黄,枝桠上还是满满的,丛林显得格外密实,而越密实的地方越容易长出蘑菇来。姐姐和我穿梭在丛林之间,我们都喜欢做这项活计,轻松而且有种说不说的喜悦。看着篮子里的蘑菇越来越多,那份成就感甭提有多强了。

  正在喜悦之际,蹲在地上采蘑菇的我们听到了附近丛林中传来沙沙的声音,莫不是附近也有人在采蘑菇?!我和姐姐疑惑地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声响越来越大了,我和姐姐停下手,慢慢站起身想看个究竟。我们刚站起身就听到树枝被折断的声音,动静之大绝不象人为的,就在姐姐和我疑惑的空挡,一个驴子样的动物已经来到我们眼前,嘴里还叼着只山羊。我们意识到我们又碰到驴头狼了。

  姐姐和我一下子都紧张起来,毛发好似都立起来了,我俩把篮子慢慢放到膝盖前,姐姐悄悄地抓住我的手。站在我们面前的驴头狼也停下来,把山羊放在它的两腿之间,我们能够听到它有些粗重的喘息声,我们和驴头狼就这么相互对视着。我和姐姐都意识到,如果等驴头狼自己走开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它有猎物,它不可能轻易放弃的,而它绝不可能叼着猎物先行离开的。于是我和姐姐缓步向后退着,那驴头狼当时没有立即走开,而是等我们退出一段距离后它才叼着山羊也是慢慢地移动到了一定的距离后才加快了步伐。

  我和姐姐感觉穿在身上的衣服都贴在了肉上,我们顾不得其他,赶紧回家,打那以后我们再也没在清晨出去采过蘑菇了。

  时光荏苒,一晃又过了几年,我已从一个黄毛丫头成长为少女了。在以后的这几年里再也没遇到过驴头狼,几乎都快淡忘它的存在了,虽然村子里仍然时常会有家畜丢失,也都知道是驴头狼所为,但有几年没听说过村子里有人碰到过它们了。

驴头狼,体长超1米 头部像驴 身子象狼

  第三次与驴头狼遭遇是我刚读高三的那年。进入高三阶段,我们开始住校了。有一个周日作业不是很多,我便乘机赶回家中取被褥,虽然那时天气尚热,但一住下,课程就要紧了,每日有做不完的作业及学校从各地找来的模拟试题,到那个时候便不一定能够腾出时间回去取了。

  回到家中,见父母在田地里劳作,于是打消了立即返校的打算,帮着干了大半天的活。母亲特意为我做好了饭菜坚持让我吃完后再走,我知道母亲是心疼我,想让我吃点可口的饭菜。我狼吞虎咽地吃完饭,天都快擦黑了,还有十几里地的路程呢,我顾不得其他就上路了,母亲坚持要把我送过那个我上学的必经之地乱坟岗,可我知道送完我后母亲一个人返回的话,也有危险,我也担心,于是执拗地拒绝了。母亲不放心,就唤来家中的那只大狼狗泥鳅跟着我。

  的确每次经过那个乱坟岗我都打怵,也许小的时候听了太多关于鬼魂之类的故事吧!那天走到乱坟岗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我手持手电筒快步走着,不敢耽搁半步。我紧张地细听着周围的动静,眼睛四处巡视着。穿过乱坟岗便到大路上了,大路上的行人会多一些。我加快了步伐,大狼狗泥鳅也紧跟着我,我看着前方的路,心想就快走完这条羊肠小道,穿过那片红麻地就是了,我开始小跑起来。泥鳅突然狂吠起来,并紧贴着我的腿,好似要阻拦我继续前行。

  我警觉起来,顺着泥鳅吼叫的地方望去,发现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赫然立着只驴头狼,无须细看我便知道是,因为它的眼睛发出的光是其他动物所不具有的。我拧大手电筒的开关向驴头狼照射过去,它并没有害怕或者后退的意思,泥鳅的叫声越来越响,它贴着我前腿坐下,我能感觉到它浑身都在颤抖着,我的心也咚咚地跳着,好象要跳出嗓子眼了。

  泥鳅一直在叫,我举着手电筒,驴头狼也很执著,我们就这么僵持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到有束光不时往这边扫射过来,然后越来越近,泥鳅的叫声更大了。已经能够听到来人的谈话声,我从声音上已经能够判断出是两男一女,他们正谈论着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为什么会有狗叫声。这时驴头狼慢慢地向红麻地退去,快到地埂的时候猛然转过身子窜进红麻地里了。

  那三个人走过来的时候,我还木然地站在当地。泥鳅停止了叫声,但警惕性仍然很高,它贴着我的腿看着黑暗中走来的人,鼻子里发出一种声响。

  当我告知那三个人我的遭遇后,他们三人坚持要把我送到学校,我婉言谢绝,可他们非要送我不可,并说他们的家距离我们学校不远,最后我接受了他们的好意。原来他们三个是到一亲戚家添箱(嫁女儿头一天要在娘家举办酒席,前去祝贺的称之为添箱)归来。

  那天我没有把泥鳅打发回家,而是把它留宿在我的宿舍。我给它找了些吃的,吃完后便躺在我的床下,它实在是太累了!到北京上学后,大学四年没有回过家乡,不是不想念家乡、想念家人,而是经济条件所限,我须在假期里打工挣学杂费和生活费。当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发现四年里变化太大了,山上的树木已经被砍伐的面目全非了,到处光秃秃的。

  当我问及母亲还有无群狼、驴头狼、狐狸之类的动物光临村子的时候,母亲说这些野兽没有藏身之处,早已不来了,可能迁徙到别处了。那些野兽虽然曾经给我带来过恐惧,但却从没有伤害过我,听说再也不来了,倒觉得有些惋惜。

  驴头狼真的是一种很神秘的动物,可小编坚持认为确实有这样的生物,之前我一个陕西同事也曾和我说过说他们老家那边曾有一种和马一样大的食肉动物,小编听了立马反驳,你胡扯吧,现在看来果真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