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酒吧移动版

爆笑酒吧 > 搞笑文字 > 搞笑小说 >

妓院篇 《穿越与反穿越》No.11小受

    …………

    "喂……"怀里的美少年闷闷的叫我,还带着哭过的鼻音。wWw.QUanBEN.CoM

    "嗯?"我无限放柔了声音回应他。

    "你好像我妈妈哦……"

    "……"我--操--!

    *****************************************************************************

    谁呀?!这个人是谁呀?!这个又臭屁又任性又无赖的死小孩究竟是谁呀?!

    我记得我当时救下的明明是一个纤纤弱质的温顺美少年啊!我真是瞎了狗眼!

    我手脚发抖的盯着面前笑得倾国倾城的十二单衣"小美女"。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

    有关美少年的名字:

    "我叫敏敏,你叫什么名字?"

    美少年:"肖寿。"

    (大惊)"你叫小受?!!"

    美少年:"嗯。"

    我用"怪不得"的眼神盯着某美少年……听见没有,难怪他是下面的!谁让你叫肖寿(小受)呢?所以你是受也得受,不受也得受啊!

    某美少年被盯得脊背发寒中……

    有关美少年的去留:

    我狠狠的甩着某只章鱼爪子:"你放手!"

    肖寿:"我不放。"

    (怒)"我都救了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肖寿:"你既然救了我,就得养我!"

    (暴怒)"什么歪理?!!"

    肖寿:"刚才你帮我处理伤口的时候已经把人家的身子看光了,你要对我负责!"

    我仰天长啸:"还有没有天理--!!"

    有关美少年的善后工作:

    1、对外宣称采花贼将地头蛇打晕后将肖寿劫走-- 一时间秋叶城里人心惶惶,不论男女人人自危。

    2、外界传闻藏春搂的敏敏小姐新收了一个丫鬟--据说长得国色天香,远胜敏敏,因为遭到敏敏的嫉妒,被迫以扇遮面,不得见人。(敏敏:谁说的?!!抽他!)

    3、化妆改造:

    肖寿:"你剃我的眉毛干什么?!"

    我淫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肖大少爷为了复仇大业竟舍不得一双眉毛吗?"

    肖寿(凛然):"剃吧!"

    偶心中奸笑着,早就想画画看纯正的日本"蛾眉"妆了,可让我逮着个试验品!

    肖寿:"为什么要涂胭脂口红?!"

    我正色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肖大少爷为了复仇大业竟舍不得……"

    肖寿(无力):"画吧。"

    偶心中奸笑着,啊呀呀~真是红唇一点朱~好想看到他被男人压倒一亲芳泽呀!

    肖寿:"我不要穿这么多层布!这什么衣服呀!都穿了八层了!还有那么多层?!"

    我正色道:"吃得苦中苦……"

    肖寿(半死不活):"……缠吧……"

    十二单可以掩饰男女身材上的区别,而且不方便反抗,防止他乱跑,方便被压倒……

    "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丫鬟,就叫你寿儿吧~"

    肖寿(撇嘴):"不要!什么寿儿呀!女里女气的!"

    我灿烂的笑着,抖出一列长长的名单:"好呀,那要不你叫小受?弱受?年下攻?0号……"

    肖寿(满脸冷汗):"我就叫寿儿好了!"

    时间回到现在……

    那身穿十二单的"小美女"赖在地上--

    肖寿:"不管~我走不动,谁让你给我穿这么笨重的衣服的?你背我!"

    我怒:"不背!"

    肖寿:"那……你抱我。"

    我咆哮:"问题不在这!!"

    两人正争执着,旁边的树丛哗啦啦的响起来,刷的冒出一个虎头虎脑的小伙子,一看见我就满脸欣喜,

    "可找着你了,敏敏小姐!"

    定睛一看,原来是负责舞台道具的工头小虎子。

    "怎么了?"我一面移动身体挡住肖寿,一面悄悄的把扇子递过去。

    "出大事了!"小虎冲过来,一把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跑。

    我跟这些美工天天斯混在一起,没大没小惯了,也就由他拉着,加快脚步跟着他奔。"昨晚上连夜做好的道具,今儿早上不知怎么的就给烧了,晚上就要演出了!可急死大家了……"

    正跟他说着,身后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冲上来,生生的横在我和小虎中间,一把拽回我的手腕,肖寿满脸的不悦,狠狠的瞪着小虎子:"这么急还不快点!拉拉扯扯的什么时候才能赶到!"然后就拉着我的手狂奔。

    刚刚是谁说衣服太重他走不动的啊?!小样儿,跑得比我还快!

    因为道具被意外烧毁,为了重新赶工,整个藏春搂的出动重新采购做道具的材料。当然了,某个家伙死皮赖脸的粘着我一起出来了。

    秋叶城虽然位于西部边陲,但作为东西货物的集散地,十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分的繁华。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就更是繁华的不可思议了。为什么呢?因为快到了某人一月一次的演出时间了。每个月的这个时候各地的名流大家齐聚秋叶城,只求一睹后明第一女子的风姿!比如说这次来的就有后明的三皇子、藏勒公主、皇上面前的大红人洛王……几乎整个秋叶城的经济都被老娘搅活了,市集上一条老娘演出时用过的丝带可以卖到上千两!

    而现在,那个一条丝带可以卖到上千两的某人正作灰头土脸的小厮打扮,扛着一大堆的材料,牵着一个面纱美人在人群中费力挪动……

    "王八蛋……你个死孩子!帮我拿点东西会死呀!你怎么忍心看着一个弱女子受累?!"我气喘如牛的发泄着对某"美女"的不满。

    "不要~"某"美女"轻摇着纸扇,"你现在可是化装成我的小厮~ 哪有小厮让小姐拿东西的道理?……啊呀!那边围了好多人呦~走!我们去看热闹!"

    我费力的维持着怀中材料山的平衡,被肖寿往人更多行动更困难的地方跌跌撞撞的拉去,心中绝望的呐喊着:

    老天啊--打个雷劈死他吧--!

    凑近了一看,原来是个非法倒卖金石的摊子。留着两撇小胡子的摊主正举着一块玉佩吆喝着:

    "上好的蓝田玉!才卖五百两!错过了绝对后悔啊!……"

    我向来分不清上好的玉佩和绿色硬玻璃的区别,更是无法理解那些砸下大把实在的银子换一块不实在的破石头挂在身上的人的心理,兴趣缺缺的正准备撤,站在我身边的肖寿忽然一把夺过那玉佩放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细细端详,看到后来两手都抖了起来,我连忙在下面接着,生怕他一个拿不住给摔坏喽!五百两雪花银呐!

    "寿儿…小姐!你怎么了?难道这是块假的?"我是不会认啦…认出来假的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奶奶……"肖寿目光呆滞的死死盯着那块玉佩,身子抖的厉害。

    "奶奶?"我连忙撑住他。

    "……这块玉佩,是我家的。"他默默的低声说。

    "啊?!"

    "这是我为了庆贺奶奶的七十大寿……花一百两黄金买下的贺礼。"

    一百两黄金?!!这死小孩原来以前这么有钱!

    "想不到现在流落到市井……"他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把玉佩放回远处,往人群外走去。

    "我奶奶最疼我,当初她收到这个玉佩喜欢的不得了,因为那玉佩上的'寿'字是我亲手刻的,当时手上割破的口子让她心疼了好久……后来全家斩首的时候,奶奶还买通了监斩,要求一定要把那玉佩跟她葬在一起……"肖寿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他走到街角抱着双肩靠着墙缓缓的跌坐了下去……他低垂着头,隔着面纱,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身后那个小胡子摊主还在叫嚣,"不买你看那么久!没钱就别看……"

    我站在冷风吹过的街角,第一次体会到名门大家衰落的悲凉……

    物是人非事事休,唯有泪空流……

    "葬在一起",那就表示……连祖坟都被掘了么……

    我无法体会这在一个古代人心中的重量和伤痛,可我知道肖寿心中的那种感觉,一定是我心中这种难受的百倍、千倍、万倍……沉重的令他站不住……

    ……

    …………

    我把玉佩递到他面前,"这么重要的东西就要收好,别让坏人再抢走了。"

    他没有接,惊讶的抬起头,眼神中有一丝愤怒,"你……"

    "我可不是送你的!一共五百两银子,以后你出人头地了,一定要加倍还我!这儿没笔墨,待会儿回了藏春搂,你得给我立张字据……"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拦腰紧紧的楼在怀里!

    "敏敏……"他的声音颤抖着,气息拂在我耳朵上弄得我也忍不住颤抖……

    "……谢谢你……"

    "嗯……不客气。"我靠在他怀里老实的应道。

    等我们发泄完感情(注意是感情不是漏*点,不cj的各位可不要想歪了哦~~),已经黄昏了,估计小虎子等我的材料等的快要吐血了……

    抱起一小堆东西(这次某人自动帮我拿了大部分),我们正准备回去。忽然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身影在我眼角的余光中一闪而过!

    手里的东西哗啦掉了一地!

    "敏敏?!"肖寿的惊呼根本进不去我的耳朵。

    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身朝着远处一身黑色劲装的男子冲了过去!

    不可能!这不可能!

    可是,那张脸,那张脸,的确是……

    的确是……

    "执远--!!"

    我大喊着,一把拉住了那男人的手臂!

    to be continued …